《念奴嬌.赤壁懷古》

DSE中國語文科範文的「詞三首」,我就剩下蘇軾這一首未給它譜曲。本來說過譜了五十首後就稍停一下,但既然把DSE那「詩三首」都K.O.了,「詞三首」留下一首就總覺有點美中不足。

「大江東去」,只願浪淘盡的不止是千古風流人物,也淘去今天在位的下流人渣。豪傑如周公瑾也不過三十六歲便死了,那些妄想永續霸業的野心家,豈不更應灰飛煙滅嗎?

詞:蘇軾
曲:海牛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 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 驚濤拍岸 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 小喬初嫁了 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 談笑間 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 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 一尊還酹江月

《清平調其一》

Revlon的中文名「露華濃」據說乃香港已故詞人黃霑取的,那是外國品牌經香港打入中國市場的年代,中文名字不是單按音譯,也講求達與雅。但若這品牌是近年才進軍大中華者,我怕那典雅的中文名要改成一個不倫不類的「普通」名字,例如什麼「若馥瓏」之類。講文明和文化,在某個國度裡,從來都只是向錢看的當權者的一種統戰手段,於是知識分子的自由意志便決定了文明和文化的水平。

「露華濃」典出李白的《清平調》,這三首詩相信是李白為楊貴妃寫的,適值唐室從開元進入天寶年代,是李唐由盛變衰的一個轉捩點;今天這個城市也因一個女人而命運逆轉。

而我譜到第五十首詩詞,也是一個點要稍停一下。

詞:李白
曲:海牛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羣玉山頭見
會向瑤臺月下逢

《延津縣》

上網搜尋,找來明代重臣于謙一首關於疫病的詩,只覺很合時,立即譜上曲,「撫安才智短,獨立奈愁何」!

詞:于謙
曲:海牛

縣治蕭條甚 疲民疫病多
可憐官失職 况是歲傷和
空廪全無積 荒田更起科
撫安才智短 獨立奈愁何

《隋宮》(一名《隋堤》)

唐詩人李商隱寫有兩首叫《隋宮》的詩,一首是七言律詩,另一首是此首七言絕句。

史載隋煬帝楊廣好大喜功,驕奢淫逸,不納諫言且殺害進言者,終致民變四起,後被叛將宇文化及弒於江都行宮,隋朝只歷不足四十年即亡,李唐繼起而代之。楊廣雖荒淫無道,卻因其多次勞師動眾的征伐和出遊需要,留下了不世的大運河水利建設。

詩述煬帝南遊不戒嚴,或許因他自忖國位安穩,但更可能是他根本昏庸得不懂算計。但若一個昏君太懂得算計,一方面貪腐暴虐,一方面又以國家安全為名,嚴密監控民眾,妄想永續霸業,這會是何等恐怖的統治?

詞:李商隱
曲:海牛

乘興南遊不戒嚴
九重誰省諫書函
春風舉國裁宮錦
半作障泥半作帆

《金谷園》

印象中,兒時在中上環附近有間賣燒臘的店叫金谷園。但金谷園其實是西晉時代富豪石崇的別墅之名字,而杜牧這首以金谷園為題的詩就是寫那繁華不再的荒園之往事,尤其是記念那位為石崇投樓而死的愛妾綠珠。詩中那句「繁華事散逐香塵」的香,據說就是香港曾一度盛產的沉香。金谷園荒廢了,此地的繁華也快要「事散逐香塵」去也。流水無情,紫荊花落,記念多少不知名字的墜樓人。

詞:杜牧
曲:海牛

繁華事散逐香塵
流水無情草自春
日暮東風怨啼鳥
落花猶似墮樓人

《五月十九日大雨》

劉基(劉伯溫)是明朝開國元勳,天文、經史、兵法皆通曉,傳說他更擅於卜卦預言,人將之比作諸葛孔明。然而,太祖生性疑忌,開國功臣們其實都沒幾個死得安樂,劉基已算不是慘死者。據說,劉伯溫就曾因一次在祈雨的祭壇下斬殺了丞相李善長的一個貪贓枉法之親信而招來政敵誣陷,惟有藉詞喪妻請求告辭還鄉。

海牛不清楚劉基這篇《五月十九日大雨》與祈雨祭典可有關係,但適逢今天正是農曆五月十九,某大江流域連連暴雨引發洪災,這就譜個曲來問一問天,雨過後,那惡龍會否也會消失無蹤,教這處的蛙兒們再可自由嗚叫?

詞:劉基
曲:海牛

風驅急雨灑高城
雲壓輕雷殷地聲
雨過不知龍去處
一池草色萬蛙鳴

《泊秦淮》

朱自清的《槳聲燈影裡的秦淮河》是我輩中學會考時的中國語文課文,印象中熱門的題目是:朱自清和友人俞平伯召妓不召妓的考慮是什麼?至於那篇冗長的文字的內容嘛,半點印象也沒有了。坦白說,一看是朱自清,已不了。

秦淮的槳聲燈影與歌妓當然不是近代才有,金陵風月由來已久,杜牧的《泊秦淮》更是借寫秦淮的淫靡來歎唐室將亡;從前秦淮商女不知亡國恨而唱著南朝陳後主的《玉樹後庭花》,今有香特七婆明知亡城,仍豎起其後庭花……

詞:杜牧
曲:海牛

煙籠寒水月籠沙
夜泊秦淮是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
隔江猶唱後庭花

《俠客行》

金庸其中一套小說,以詩仙李白的詩作《俠客行》來命名;而李白所寫那個「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俠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除了李白那首,晚唐詩人溫庭筠另有一首同名的詩作,詩文大概也是寫俠客在殺敵後,揚長而去的一幕。

然而,不是所有俠客都能在每次殺敵後全身而退,有些不幸著了狗官的道兒失手就擒的,可要受盡折磨、酷刑,甚至喪命;他們的俠義,或許會因當權者的污衊而被當代人所輕蔑,但天道昭昭,暴政及其爪牙終必會被人民和歷史唾棄。

詞:溫庭筠
曲:海牛

欲出鴻都門
陰雲蔽城闕
寶劍黯如水
微紅濕餘血
白馬夜頻嘶
三更霸陵雪

《湘中》

是日端午。念屈原的詩,二千多年來,不知凡幾,因為文人多感懷身世,而當權者又每多不信甚至殘害忠良。韓愈這首詩中提到「無處奠」那江中逝者,其實不止當年汨羅,今日香江亦然。

詞:韓愈
曲:海牛

猿愁魚踊水翻波
自古流傳是汨羅
蘋藻滿盤無處奠
空聞漁父扣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