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見的壞。難釋的懷

這是預見的
壞。

原以為
預見了,
心情就不會
壞;
然而
到遇見了,
裡頭揪住是
痛,
還是沒法
釋懷。

預見只是
心眼,
切膚的才
心痛。

我該慶幸
有感,
勝過
人形畜牲,
只關心
食屙瞓,
或等死,
候永生。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要順服

羅馬書13:1難嗎?很難。

難在解釋嗎?不是。

難在實踐嗎?是有點難。

那難在什麼?難在叫人做的,自己不做,所以很難聽,比粗口更難聽。

或許你會說:不是耶,那些大教會大牧者,一個二個都很順服政權哩。

要知道他們那不是順服,那叫做歸順,他們早已成了建制的一部份、權力架構裡在上者的一分子。

羅13:1說的是「人人」要順服,即是說,教會並其中的領袖們,也當在權位關係上成為在下順服者,與普羅的無權者、受欺壓者認同看齊,那才是精義所在。

保羅,加上彼得,不是叫人順服政權,然後自己在建制裡步步高陞;他們是順服以至殉道。

然而這明顯不是今日的景況。

所以,羅馬書13:1很難。

天堂·易·革命

香港,曾幾何時有個叫「購物天堂」的美名。後來,北方有些自以為了不起的人來了,購物變了鳩嗚,天堂變了鬼國,外國人也不願多來了。

天堂,那個真的天堂,本來真的是凡人嚮往的天堂,但據說因留了個位給地上一個自以為是並以完美數字作代號的女子,也像地上那香港,都變成凡人不再希罕的鬼地方了。

祖國何曾是「中國」?

祖什麼國呢?我的祖父死時,還未有這個「中國」,我祖的國,又或說我的祖國,又怎會是牠呢?前朝的人,若愛篡奪政權的新主,在古時會被視為不忠,我祖只是蟻民,未至有這包袱,但若要我認同這種不忠不義對「中國」的愛,就等如對我祖之國的愛,也算是叫我棄祖忘宗吧?

老祖乜能講罰偈

維城本無虞
共陸亦非台
本來無一國
何獨惹仇哀

港版西游

狼魔王得了北帝冊封,升上神檯,遂把手上的西經轉交給「好打得」的鵝精,並著她接管其江山…

港豬悟撚很害怕鵝精做了山寨王後,友伴飯盟會加倍的「冇啖好食」,說不好甚至會給生劏活宰,此時正好碰上失落西經的奘僧,並被其薯片餌誘,竟給奘僧收服了做其打手,欲與把持西經亂揚罰法的鵝精放手一搏…

而另一邊廂,鵝精則有鐵票供主加持,勝券在握…

香特之天葬。餵鷹

臭狐連大髀
淋病周身起
腦葉瘤叢生
藏僧超渡你

熱頭尋西

夜涼鷹遁藏
流孽競城王
臨井水中月
邀蛾撲落亡

Chi-na Sin

膠丸酸拚,糧油已完,支那招罪,called Chi-na sin,黐乸線也。

老孫與死雜種

​有隻死雜種趁老孫一百五十壽辰當眾認親認戚,話自己係西遊咗嘅老孫最忠實嘅繼承者喎,唔知佢老母係狐狸精、白骨精定蜘蛛精呢?但佢老竇一定唔係老孫而係番邦揸鐮刀同鋤頭嘅熊罷怪囉!明明自己將唐僧夾生吞咗,嘴角都仲有血漬,牙罅都仲有肉碎,竟裝腔作勢鬧人唔好企圖去分唐僧肉食。按無記膠劇嘅推演,呢啲死雜種應該一係會被亂槍射掛,一係就飛來橫禍不得好死,誠心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