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字令》之娥

娥,慾火焚香集妖魔。千年殺,七出一虔婆。

一國近了

天赤魔星現
滅門凶禍連
黑風橫月臥
警醒莫佯眠

香業凋謝小鎮終

道消黑幕臨
德敗警鐘沉
淪落仆然倒
喪門街巷森

思羿

秋月年年有
姮娥獨悵惆
原該偕老病
不死苦何休

自遊鄉港

光華寶頂耀
復往後山沉
香火乘風沓
港灣漁晚吟

玄空法寺

紫園荊落英
法寺送鐘鳴
蛾撲焚香案
成仙晉玉京

誰人都可以

海依然闊
天仍是空
今天我
繼續和你飛
飛到
堤岸郊野
並肩
離地
視線無極限
邁出本土
共投夜午星紅

田漢君進墳曲

田漢,你有無曾後悔過?寫了首屎坑歌,日夜無限反覆的播,不過仍被批鬥,終慘死於毛賊手。聾婆也會清楚這歌多麼的難聽。田漢被批命喪;唯願愛國癡漢都有這般的下場;傻漢應有這般的下場。田漢,傻漢,傻到喪!

《梧桐影》之烤肉鵝

烤肉鵝,烹龍井,權貴幾何愁飯糧,偏宣禁畫充飢餅。

共孽

房中尋樂易
與共一生難
雨覆雲翻處
淪亡慾海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