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寫二

亂寫,寫什麼好?
既然事事都不好,亂寫就是好。
把不好的,好好去寫,寫好,不好嗎?
不好的,其實不好寫,只好亂寫,寫得不好,也好吧。
要寫心,但心情不好,便亂寫,用心亂寫。
用心寫,還算亂寫嗎?
算吧,好心就不要亂寫。

亂寫

亂寫,可以嗎?
心既是亂,要寫心,就是亂寫。
亂寫,不如不寫?又或是違心而寫?
違心,也不就是亂寫?為寫而寫。
不寫,也是違心,因為心想寫,只是亂。
還是亂寫了。
————
亂活,又可以嗎?

秋幽

午後獨坐公園裡,擡頭沒半片雲,只有藍天。

在那蔚藍的背後,我卻隱隱看見很深的幽黑。

是我架著的全視線作怪嗎?

脫下眼鏡再看吧…那抹深黑還在。

我不是哈勃,沒能看透大氣外的太空,但或許,這是所謂全內反射,倒影著我腦海底裡的幽思。

秋是爽,心是愁。

《梧桐影》之颱風送

秋已深,颱風送,窗外急號狂也兇,街空市冷人心凍。

冬至雨飄零
天濛不見青
人間時日短
夜泣愬伶仃

有一種虛

有一種虛,實在是重。

壓在胸口,翳在心頭,卡在咽喉;
呼不走,吐不出。
一吐,再吐;
愈吐,愈沉。

用氣,提不起。
意志,難動之。
全因
實在是重,且重得很。

那一種虛,叫無力感。

雨無晴

借友人詩之首句另寫一首。

驟降陽光一點點
照穿梅雨落心田
虹橋閃現愁雲上
瞬逝還原不見天

晚景

悔把心門閉
欲從死路歸
流金入海沒
歲月盡餘暉

DSE

從來得失易
笑對一生難
成績雲煙過
緣何苦自殘

忙中沒有錯
反動力增多
共享艱辛果
不驚遭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