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頭》

楊千嬅的《小城大事》有一厥很洗腦的歌詞:「吻下來豁出去……」,當年第一次聽到那音節,便覺很耳熟,再聽多幾遍便暗叫不爽,因為跟我腦海中一首寫了多年也寫未完的歌的首句旋律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當年我作的歌詞是這樣:「再回頭已更改…」(其實也就只得這六個字的音節是跟楊的歌曲是相同的。)「…是你無窮盡熱愛,一顆冷冰的心怎可能將真愛盛載?再回頭已更改是你無窮盡熱愛。懷念你,每個夜晚,在心中癡癡奢盼…」(又其實說,歌曲的旋律受Fritz Kreisler的Praeludium & Allergro的影響更多。)

多年過去,那歌始終沒法寫完,其中有部份原因可能跟撞曲有關,影響了心情和靈感。

這兩天,忽下決心,縱使寫不好歌詞,也要完成旋律的部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