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幽

午後獨坐公園裡,擡頭沒半片雲,只有藍天。

在那蔚藍的背後,我卻隱隱看見很深的幽黑。

是我架著的全視線作怪嗎?

脫下眼鏡再看吧…那抹深黑還在。

我不是哈勃,沒能看透大氣外的太空,但或許,這是所謂全內反射,倒影著我腦海底裡的幽思。

秋是爽,心是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