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外傳(三)

第三章 朋友

「鯤少,你就幫我這最後的一個忙吧。」

「你認為這樣做,對你對他有好處嗎?以這孩子剛烈的性子,必會報這殺父之仇,你這又何苦呢?」

「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猜想,我只知道他已不是小孩子,是時候知道自己身世的真相了,他有權知道的。」

「我以為你當初應把這柄凶刀毀了,免卻了今日的愁苦。」

「我既能替那老頭保存了這一點血脈,自也應替他保存這柄代表他的刀。」

「但這是柄凶刀……」

「難道鯤少你以為這世上會有不凶之刀?刀,本就是主凶殺的,當人造出第一把刀,原就是為了殺戮,殺人也好,殺野獸也好,根本沒有分別。但刀只是刀,若沒有用刀之人,便沒有殺人的刀,那就算是再凶的刀,也殺不了人。」

「所以我從不用刀。」

「鯤少,你的那雙肉掌比起世上任何一柄刀也更能殺人。殺人的是人的殺心,而不是人手裡的刀。」

「所以我選擇歸隱,因我已沒有了殺心,而你卻樂於繼續殺人。」

「有些人不可不殺。」

「你既把那老頭殺了,為何又要親手養大他的兒子來和自己過不去呢?為何當日不把這孩子也一塊殺了?」

「虎毒不吃兒,我不會殺自己的骨肉。」

「你是從何時起,把他視為己出的?」

「從我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便知道我要把他養作我的孩子。」

「那時他才剛滿周歲吧,你何以會有這種想法?」

「那時我在想,這孩子若不是我的骨肉,便一定是那老頭的骨肉。那老頭把孩子帶來跟我決鬥,就是要我看見後,對碧姐生出恨意,不再愛碧姐,那我就再找不到殺他的理由和決心。但我若把孩子視作我和碧姐的骨肉,我就可放手而為,把那老頭送去見碧姐。」

「 那你現在又怎麼肯定孩子不是你的?」

「因為我根本從沒有跟碧姐親近過……鯤少,你知道嗎,我殺那老頭非因我恨他,相反,我很敬重他,所以我留下了他的血脈,也留下了他的刀。但我是那麼的愛碧姐,而我又知道她一直都愛著那老頭,所以我一定要把那老頭送去見她。」

「就算當那老頭要殺死她的時候,她仍是那麼愛那老頭?」

「是的,我從她臨死時的眼神看得出來。那老頭也是因為太愛她,才把她殺了。」

「那老頭難道不知道碧姐愛的是他,不是你?」

「我想那老頭是知道的,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會是我的對手,怕我把碧姐搶了去。」

「所以他就殺了碧姐,免得你得到她……但他這樣做,終究還是失去了碧姐。」

「沒有,因為我已把他送了去見碧姐。」

「因愛而殺人,這是什麼的歪理,唉……那你愛那孩子嗎?當他來找你報殺父之仇,你是由得他殺了你,還是會把他送去見他的父母呢?」

「你知道我是多麼疼他的……」

「任誰也明白你帶大這孩子、疼這孩子,無非是因你忘不了碧姐,希望在他身上可以找到一丁半點碧姐的影兒。所謂敬重那老頭、要為那老頭留血脈,只是你想為自己找個藉口罷了。你何苦還要把這飲血的凶刀交給這孩子,要他承受你們三人的孽債。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決定只會害苦了這孩子,無論他殺不殺得了你,他一輩子也得 在痛苦中渡過。」

「那你是不答應幫我這個忙了?」

「你是我的朋友,我那會不答應你呢?但我敢保証,他在我手上不會有任何取勝的機會,那麼你父子倆便仍是兩父子,和現在沒有兩樣。」

「不會的,我知道,三年後,他就算沒有實力敗你,你也必會敗在他的刀下……」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