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外傳(七)(續)

第七章 河神廟(續)

這少年看來只有十六七歲,跟那個叫雲平的少年年紀相若,但見他穿的是關外人士的衣飾,容貌卻是地道的中原人。

在他那張稚氣尚未除盡的臉上,竟長著一雙有如貓兒眼般的銳目,在漆黑中一直虎視著那條由村子通來破廟的林蔭小路,因為他正在等,等一個約好了的人到來。他比約定的時間早來了一點,所以他便一直站在這廟門外等著,眼目也未曾有一刻離開過那條小路。

他背上包袱的開口處,露出了一把精鑄的刀柄,刀頭形如虎爪;認得這刀柄的人一定知道這刀的主人可要比這刀子本身更可怕、更有殺人的本事。誰知這刀子今天已易了主,有了新的主人,但這位新主人卻正在想望著另一柄刀子──一柄本來應該屬於他的刀子,他家傳的刀──噬血!

若刀子真的有性,它如今的心情會是怎麼樣呢?它或許會記得,早在十六年前,它便曾一舉殺敗那柄叫噬血的凶刀:噬血呀噬血,你原本就是我的手下敗將!不過,今夜它或許不願再證明自己「寶刀未老」,它或許情願一敗,因為它這次取勝可會比敗下來輸得更慘,因為它會輸掉自己,輸掉這位新主子的寵愛。

它的舊主人便曾這樣說過:「若沒有用刀之人,便沒有殺人的刀,那就算是再凶的刀,也殺不了人。」奈何,刀子始終還只是刀子……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