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寬與恕

過去的主日,教會崇拜的分題為《大衛的寬與恕》。

在掃羅追殺大衛的故事裡,大衛一次又一次放過對付掃羅的機會,他對這位向他苦苦相逼的敵人所表現的寬與恕,當然值得我們思想和學習。

然而,我們更多時候是掃羅,主耶穌才是大衛。

主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膏立的君王,也當是我們生命的主。正如掃羅清楚知道大衛是上帝命定的新君,仍然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地抗逆上帝的旨意,尋索大衛的命,我們也曾幾何時,像掃羅一樣愚昧,堅持自己才是自己的王、自己的主,不甘順服,且頂撞主基督,雖然經歷祂一次又一次的寬恕與忍耐,但懊悔過後,不久又再回去犯罪……

無力償還

昨日教會的高級組兒童崇拜,康爸爸分享信息,經文用上路加福音第七章,有關一個有罪的女人於耶穌在法利賽人西門家中作客吃飯時用香膏抹主的腳那一段記載。

一邊環顧課室內一班在教會長大的小朋友,一邊再次咀嚼這段毫不陌生的經文,最引發我思想的是主所說「無力償還」那幾個字。

在耶穌向西門的提問中,涉及兩個均是「無力償還」所欠之債務的欠債者。不論是多欠的(五十兩,其實原文是五百)還是少欠的(五兩,其實原文是五十),「無力償還」就即是己力所不能及,如以算術的除數來說,就好比50/0和5/0,答案都是無限大,沒任何分別。但常人卻多以減數的方法來計算,亦即是西門的答法:那多得恩免者該更愛那債主,那是人之常情,主亦加以肯定。然而,有別於可量的錢債,罪債能量度嗎?其量有意義嗎?顯然,聖經亦告訴我們,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而罪只有劃一的工價,乃是死,不論你以為你的罪債多與少,所有的人都已被圈在罪裡,都是「無力償還」者。這樣看來,西門和那女人之間,不是5 跟50之別,乃是0和無限大。西門和法利賽人自以為義,就算有罪,也是小罪,是力所能及的罪債,所以他們對主的愛是零而非5。而這個有罪的女人,深知自己的罪得赦全乃恩典,非己力所能及也,所以她對主的愛極多。海牛以為,當主說到:「所以我告訴你,他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他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並非要說明在主自己的帳簿裡有著犯多罪者和犯少罪者之分,而是要指出人對自己的罪債有愈深重的悔疚,對主的赦免和救贖之恩愛便愈有深刻的感受和回應,就像同是法利賽教門出身的保羅,他便自稱為「罪魁」,難道他真的犯了人眼中看為十惡不赦的重罪嗎?保羅在腓立比書怎麼說呢:「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

海牛自小在教會長大,深覺基督徒子弟在信仰的成長路上其實殊不易走。我們的兒童宗教教育大多側重於聖經知識的教授和品格道德的教育,很容易便培養出一個又一個只知憑行為稱義的現代版法利賽人。他們熟悉聖經,人前人後大都表現良好、行為正直、循規蹈矩,談吐「純正」,很少會是不良份子,個別更可能在教會中早已擔當著各式各樣的事奉,「熱心愛主」。他們的基督徒父母大抵都認為這就是箴言所講「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然而,正是因為他們在別人眼中是那麼的「乖」,接近完美,他們不易感受到「悔改信主」後的改變,或根本意識不到自身的「罪債」有多深,有多需要主耶穌的愛和救恩。但另一方面,又可能因為自己行為上的少許偏差,而自覺是極大的虧欠,因守不著某些誡命而過份自責,並以為已經從恩典中墮落了。在這兩極的夾縫中,究竟有多少年輕人能成功逾越,成為青出於藍、有生命活力、愛主到底的第二甚至第三代基督徒呢?至少在海牛的經驗裡,著實不多。我以為我們絕不能輕忽和輕看對基督徒子弟的「福音工作」,我們不能只寄望我們的下一代在基督教文化薰陶下成長成有品的人。舊新兩約都清楚指向,跟獨一真神建立關係的唯一方法就是以信心接受救恩,而非靠行為,我們應努力幫助我們的下一代明白福音和經歷救恩,讓他們跟上帝建立第一手的個人關係,而非像昔日的以色列人,千百年來仍只抱殘先祖的得救經歷,以為守著律法就能承受永生,而看不見甚至拒絕活現在眼前的救贖主。

為父的心

今早看《快線周報》,讀到李純恩的專欄,他以「苦甚麼」為題,談到中央電視台有個公民教育廣告以「父母為你吃了多少苦」來叫人孝敬父母。李氏以為今時今日這種公民教育手法未免流於煽情,以父母為子女吃了多少苦來做孝敬父母的理由難免令人發笑,因以為生了孩子,便有責任把他養大成人,是苦是樂,完全是為人父母者自作自受。海牛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看著這篇文章,感慨良多。

我的感慨非因認同李氏的觀點,自覺活該受苦。而是從這點,我想到現代人可如何理解自己和那位創造並掌管萬有的天父上帝的關係。

其實隨著現今避孕變得愈來愈容易又安全,加上家族觀念的破落和個人主義的抬頭,不生育已成為現代人其中一個正常的選項(相較於古時的人,沒有所出是一個莫大的遺憾甚至羞恥)。所以,今天不少人能倒過來說,把孩子帶來這污煙瘴氣、充滿痛苦的世界才是罪過(李氏在文中也有類似的觀點)。以這邏輯推想:上帝創造了這個世界,又創造了人類,卻是明知祂所造的人會犯罪會墮落,於是又「偉大地」為人擔罪受死,這又何苦呢?與其說上帝愛世人,不如說那是上帝自作自受吧!?

當我們檢視福音的內容:有罪的人藉著信靠那位在人類歷史中道成肉身並因上帝的愛甘願以無罪之身在十字架上犧牲代贖然後第三天復活的上帝兒子耶穌基督得蒙救恩得稱為義並成為上帝的兒女和後嗣──此乃其核心信息。但二千年過去,社會和文化的演進和價值觀的改變,足以令我們所要傳遞的信息變得愈來愈難於被體會和理解,甚至被誤解,而一些模糊了的概念在年月洪流的沖刷下愈見模糊。如果連基督徒對信仰的核心也是一知半解,縱使我們仍深信上帝的福音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其救恩也是歷久常新,我們如何能按著我們處身的時代背景把它演繹和表達得合宜,才能跨越這時間、地域和文化的鴻溝呢?

不敢估計有沒一天,連稱為基督徒的也會對主的受苦犧牲嗤之以鼻說:「苦甚麼」……

flying on holiday…a symptom of sin?

前陣子讀報看到英國有主教教訓信眾在假期搭機去旅行乃犯罪的行為, 每日郵報引述該位名為Richard Chartres的主教的言論如下:

“There is now an overriding imperative to walk more lightly upon the earth and we need to make our lifestyle decisions in that light.
“Making selfish choices such as flying on holiday or buying a large car are a symptom of sin.
“Sin is not just a restricted list of moral mistakes. It is living a life turned in on itself where people ignore the consequences of their actions."

從主教的論述中,我們可以這樣的反問:若在假期搭機是自私的罪行,那麼為了做成一宗買賣搭機到外地傾生意難道不自私麼?若買一輛大車是自私的罪,難道每個家庭成員各自擁有一輛小房車就比一家人買一輛大車環保?

再引申下去,一位醫生為了賺取手術費,用上了很多即用即棄的醫療儀器和用具來替一個垂死的病人開刀以延續其性命,這位醫生是自私還是無私?那位病人選擇接受手術又算是自私麼?我們幫襯連鎖超市買食物,是否又算是縱容他們繼續盲目地過量入貨以致造成浪費的自私行為呢?我寫這篇不知有沒有人看卻但求自己是但噏的文章所耗費的電力並增加了電腦的折舊速度又是否罪過呢?

為何今天我們的教會和教會領袖仍愛把複雜多變的生活沒頭腦地簡化成他勒目式的教條來規範信眾呢?縱然主教說出了那句「罪並不單止是一張道德錯誤的禁例清單」,但骨子裡他只是在那些傳統人倫和社會道德禁例以外,加上一大堆沒完沒了的環保規條吧!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坦白說,我不支持今日的環保運動,也不信這些環保概念和理論。有人說,在主裡過一個簡樸的生活就能活出環保。是的,主裡的簡樸是基督徒應該追求實踐的生活,但那不是環保,起碼不是今日已被商業騎劫了的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