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書

舊社會的專業是師徒的承傳和經驗的累積。今天隨著教育普及,各種專業知識和技能都成了學院裡的學科;而為了更快和更「有效」培訓有「標準素質」的專才,人們開始為各種專業知識和技能編製「通書」,亦愈來愈多受訓者以為「一本通書可以睇到老」,就連講求生命互動的教育和信仰亦如是,唏噓!

再談《達文西密碼》

過去的星期六,終在團契的週會用了《達文西密碼》做引子,講了兩個課題,一是基督徒如何抉擇看不看像《達文西密碼》一類具爭議性的電影,二是耶穌的神性對我們的生命和世界的重要性。時間關係,根本不能深入探討,只算是趁熱打了鐵,成器不成,看各人造化了。

昨天,物理學巨人霍金訪港,今早報章紛紛報導。字裡行間都寫到這位因患有運動神經元疾病而癱瘓的學者那不屈不撓的研究精神,如何對逆境中掙扎奮鬥的人,有多大的鼓舞作用云云。

記得在《達文西密碼》這片子的尾段,湯漢斯所飾的蘭登說過類似的一番話:縱使耶穌真的只是凡人一個,但千百年下來,祂的思想哲理已證明了祂是一個偉大的聖人,世界也因祂起了巨大的變化。

我們信耶穌為基督、為永生神的兒子的,當然不能認同這樣的一句話。但多少時候,我們的信仰或許也只是把耶穌奉為我們言行的楷模而非生命的主。耶穌,就如同霍金或眾多歷史上的聖哲偉人,只是我們生命奮進的一個榜樣而已,與我們生命的主權毫無干涉。海牛也多次落入這種迷思當中。我又想起那首我喜歡極的詩歌的歌詞:

  • 我既生存在世間,容我知主鄰近;
    我見迷亂的景物,聽見誘惑聲音;
    在我身外和心內,常有仇敵相侵;
    但望耶穌與我親,將我靈魂保存。
  • 永發慈悲語音啊,容我聽得分明;
    狂情火慾風濤上,浮有剛愎之音!
    請用聖言印證我,使我進退遵循;
    護持我靈的主啊,出言使我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