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景

昨早主日學校舉行聖誕合班崇拜,抱病的我站到副堂的最後方,身邊坐著是一對年長的兄姊。當小朋友們在台上演出著聖景時,那位年長的姊妹便對身邊的弟兄(我不能確定他們是否兩夫婦)談起自己七十多年前也曾演出聖景並扮演過馬利亞的角色。海牛當時心裡想著,不知那次聖景的演出可有對這位姊妹的信仰生命產生過什麼影響,以致七十年後的今日,她仍上教會聚會敬拜。

海牛已記不起自己兒時參演過多少遍的聖景,只記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扮演東方博士,當時我手中捧了一個包著金箔紙的空鞋盒便當成禮物獻給聖嬰耶穌。而轉眼間,三十多年過去,今年大女兒也已超了齡,再不用參演聖景了。

充當聖嬰耶穌的塑膠玩偶然而,值得我們思想的是,究竟今天的聖景「演出」,還剩餘多少真理教導的成份?當中有幾多真的忠於聖經所載?幾多只是基於教會傳統?又有幾多只不過是為劇情需要而安插創作的呢?我們的孩子以至成年會眾能在其中分辨虛實的又有幾人?在這個視聽媒體發達的年代,是否仍需要年年如是的以這模式來重述聖誕的故事?還是其實它早已淪為一個不可或缺的節日活動,提供一個繽紛場景,好給小孩們扮俏扮可愛,同時也滿足了家長們愛拍的心理?又正如那個充當聖嬰耶穌的塑膠玩偶由始至終都不過是道具一件,主耶穌基督會否也早已不再是我們的信仰之焦點所在?

「唔使洗得咁乾淨」

有不少病人找牙醫洗牙時要求牙醫「輕手點」,並謂「唔使洗得咁乾淨」,全因怕痛。但試問,若洗牙不是徹底清除對牙齦健康有害的牙石,那洗來幹麼?

當然在大部份病者的心裡想著的並非健康的問題,而是儀容的問題,所以他們對洗牙的期望也只是「洗白棚牙」,只要外觀好看,至於牙齦健康這些「眼不見」的問題,不管了。又有些人是基於心理因素,總之每年去見一見牙醫,循例式洗一次牙,算是向自己和牙醫有個交代便是了,只要牙醫「係咁兒」洗一洗,自己也就心安理得了。還有另外一些病人,洗完了牙,就埋怨牙醫洗得不夠乾淨,要他白痛一場,全因他們以為洗牙能叫牙齒白淨,質疑牙醫為何不把一些牙紋深處或牙齒本質裡的斑漬也除掉,卻不知那些斑漬一來無法以洗牙方法去掉,二來根本無關牙齒健康。

這和信仰也有不少相似之處。有些人只把信仰當成生活的調劑、點綴或裝飾,亦有人只求心之所安,上教會不過是為了履行宗教義務,進行例行的儀節,屬靈的生命健康根本不曾成為他們的關注點。亦有人為信仰痛過哭過付出過,但到頭來發現,他們得著的並非所願望之眼前的福樂,便抱怨懷恨,認為信仰不真,背信離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