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天頌讚乃劣質中譯之示範認真談之三:《神聖純愛》

《神聖純愛》或《神聖純愛歌》(Love Divine, All Love Excelling)(普天頌讚363首,Tune: BEECHER)是很多信徒愛唱的金曲。

新普天頌讚保留了BEECHER的調(據筆者統計,被新普頌重譯改調的詩歌有廿來卅首之多),英文的對照歌詞則選了一個alt. version(這是一個較不普及的版本,而按筆者觀察,新普頌頗多這類改用較少人識的另類版本歌詞的情況,而那是否已跟普天頌讚的普字相違呢?),跟舊普頌所用的版本的差異主要在第三、四兩節的末句,而其餘譯詞也作了大幅度的修訂,並且新修的比舊譯的差劣了一大截。奇怪的是,劉廷芳的譯詞被改動得面目全非,新普頌編委還好意思標註他是譯者。

先來談談第一節,舊詞中「超過尋常恩萬般」那一句被重譯作「蒙主恩眷信永堅」,修者似乎著意要把舊版本沒有譯出的英文原詞faithful一字填補回去,於是弄了個「信永堅」出來;奈何,這般強求將原文每字譯出的做法,反倒變成詞不達意。英文原詞這句是"All Thy/Your faithful mercies crown",明顯地,faithful是用來形容mercies的,而這mercies又是出於上主(Thy/Your)的。舊版本雖未有逐字照譯,但「超過尋常恩萬般」的「超過尋常」就已把原文中的crown這個動詞淺白地表達出來,也跟前句的excelling呼應著,而上主的恩慈又確是超越一切、非比尋常般信實,對嗎?然而,新普頌的修訂,不但譯不出原文的crown字之意思,更強行將本來是形容上主恩慈的信實,扭曲變了人的信心永遠堅定(因為句首的「蒙主恩眷」所隱去的主詞肯定是指向人吧!)。接著的兩句,修訂見仁見智,不談。但末句又是敗筆,好端端的「進入」,明明準確譯出原文enter一字,何解硬要改成「停居」?

第一節的修訂還可說只是詞不達意而已,但第二節的改動,則是神學上的災難。第一句原詞是"Breathe, O breathe Thy loving Spirit into every troubled breast",舊版本翻作「求將上主慈愛聖靈吹入每顆煩惱心」,算是精準忠實的翻譯,要挑剔的話,就是當用粵語唱頌時,「慈愛」會被唱得像是「痴呆」,謹此而已。然而,新普頌的修訂卻硬將本來是受詞的「聖靈」變成主詞,由祂來吹「氣」。這一改動,不單把原文的意思扭曲,更是把原文要帶出的神學和聖經意涵破壞淨盡。原文的意象是創造主把生氣吹入人的鼻孔使之成為有靈的活人的畫面,又是以西結先知所見那枯骨因有氣息吹入其內而復活的異象,這可見於第四節的歌詞"Finish then Thy new creation"的呼應,同時這更叫人聯想到復活主向怕得躲起來的門徒吹氣叫他們受聖靈的一幕;在聖經原文裡,「聖靈」和「氣」或「風」本是同一個字,這應是神學和釋經學的基本知識,故此,新普頌強把聖靈反客為主,即是聖靈自己吹自己,那不知是哪門子的神學邏輯?至於本節其他的修訂,比起這首句的錯謬,已顯得無關痛癢了。或要再挑,就是末句的修訂,把原文set at liberty的釋放或解放,譯得太過安靜和拘緊了吧,「安享自由」,似乎安舒得有點退休中產的況味。

第二節末的拘緊,帶進了整節第三節。新普頌的修訂,放棄了舊版本那種向全能上主呼籲祈許、較重情感的表達,「永不永不離我心」的肉緊不見了,「但願…」換成「我當…」。而此節末句,因alt. version的英文歌詞也不同了,難以跟舊譯詞比較,但單以翻譯而言,"Pray and praise for Your unfailing, wounded arms outstretched above"被翻作「祈禱頌揚主愛堅固,被釘雙手展召喚」是劣拙不合格的,將明明是信徒祈禱和頌讚對象的受詞,即主那受創的雙臂,變了另一句短句的主詞,而「展召喚」的意思更是不明所以的。

到了第四節,亦因用上了alt. version,末句的英文歌詞"Crowned as saints and ever shall be…"比起舊普頌對照的版本"Till we cast our crowns before Thee…"的屬靈意境和高度差上一大截,任你如何翻譯也無法跟舊版本所表達那種忘形(Lost)的情感相比。

綜合而言,又是一個新不如舊的劣質中譯示範。

《一位母親的禱求》(A Mother’s Prayer)

再過幾天的星期日便是母親節,公理堂日堂詩班將在崇拜中獻唱"A Mother’s Prayer",詩班指揮想在頗長的音樂前奏部份加入中譯的讀白,著我搞搞它。

其實已放低了翻譯詩歌的事情許久,明白很難一下子便回復那觸覺,所以起初我只想著把副歌翻出來便算交了功課,但指揮卻很想連第一節的歌詞也一併搞使之完整些。於是把心一橫,將整首翻了,卻大意地把尾二一段的一句英文歌詞當成跟前一段一樣,還好在反覆斟酌可改善之處時發現,及時修改,不至於出糗…

《一位母親的禱求》

Words and Music by Carole Bayer Sager and David Foster
粵譯:海牛

參:http://www.alfred-music.com/player/ChoralShowcase05-064/CHM05018/player.html?osCsid=a9f154c3c03ca7f46c5dc15dbf245078

神好比我雙目
求看顧她的路
求給她有聰慧
幫我學放手
I pray you’ll be my eyes
And watch her where she goes
And help her to be wise
Help me to let go

萬代母親求
孩兒哪不知
我敬求神恩
帶領導引她
踏步向安穩之處
Every mother’s prayer
Every child knows
Lead her to a place
Guide her with your grace
To a place where she’ll be safe

容她找到光亮
神真光放心上
迎漆黑每一夜
提她靠近祢走
I pray she finds your light
And holds it in her heart
As darkness falls each night
Remind her where you are

萬代母親求
孩兒哪不知
盼賜下信心
盼祢導引她
覓著那安穩之處
Every mother’s prayer
Every child knows
Need to find a place
Guide her to a place
Give her faith so she’ll be safe

我敬求神恩
帶領導引她
踏步向安穩之處
Lead her to a place
Guide her with your grace
To a place where she’ll be safe

新普天頌讚乃劣質中譯之示範認真談之二:《基督復生》

上回談到新普頌的《聖哉三一》,把God In Three Persons翻作「聖父、子、聖靈」而非舊普頌或其他譯本的「父子與聖靈」在神學上有何問題,趁復活期還未過去,便多提一首有同樣問題的《基督復生》(Jesus Christ Is Risen Today)(新普頌262)。

在第四節,即最後一節的最後一句,英文原詞是:Father, Son and Holy Ghost. Alleluia! Amen.

舊普頌的翻譯是正常不過的「讚美父子與聖靈。哈利路亞!阿們。」(見普頌190)

但新普頌卻要把好好地唱了幾十年的歌詞改譯成「讚美聖父、子、聖靈…」,情況就像上回討論的《聖哉三一》那樣。

《聖哉三一》那句的原詞是God in three Persons,譯出「父子與聖靈」或「聖父、子、聖靈」都還可說成是意譯的不同發揮。但今回的《基督復生》,原詞在Father前顯然是沒有Holy,新普頌多此一舉的加「聖」,又是一次劣質中譯示範!當然有人會議論:英文的Father和Son已用了大寫F和S,以示聖父和聖子跟尋常父子的分別;但問題是,詩歌不是用來看的,是用來唱的,當唱出來時,字母大小寫有別麼?

我想問,若「父」前面那「聖」字真的這麼要緊,那英文原詞要否也改成Holy Father?反過來說,Spirit已有大寫S,那Holy又是否可略去?

就當那「聖」字真的要緊,何不就把這句整整齊齊的重譯作「聖父、聖子與聖靈」,大不了便將上句末的「天上萬軍當同聲」一併重譯作「天上萬軍當頌稱」,以保留原詞中本屬第三句首字的Praise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