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官的判語看耶穌的比喻

李唯治裁判官指施教仁所獲的嘉許狀是「呃番嚟」。

有網媒的文章分析,這可能反映著李官認為施教仁之所以獲聘,甚至其因工作所得之薪酬也是「呃番嚟」。

若然如此,海牛以為,這是一種封建的恩主心態:大老闆就是恩主;僱員受聘,是大老闆的恩賜。你虛報年齡,騙了大老闆開恩賜你工作機會,是何等大罪!

這令我想起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章那個葡萄園主的比喻。

在那個時代,工作機會可能真是一種恩賜,所以耶穌才說了一個這樣的比喻,叫當時的人明白上帝賜恩的心意。然而,在廿一世紀的今天,社會已蛻變,我們很難想像有人還當大老闆是恩主。故此,如何演繹聖經這比喻便需要一些調校,否則難有共鳴。再者,如何應用之,更加要小心,切莫將比喻的背景變成真理規條,來合理化封建的制度。

奈何教會中實在有太多如此解經的金句王。

也奈何香港法律界有一個李官。

向窮寡婦學習

馬可福音12:41-44(另見路21:1-4)所記那窮寡婦奉獻的行動,當然值得我們反思自己奉獻的態度,但馬可福音書作者似乎也花了不少字詞去描述耶穌如何教導門徒藉觀察別人的宗教行動來學習。耶穌明明在指教門徒要向那些被瞧不起的人學習,而不是向那些普遍受人景仰愛戴者學習。

慶祝其上帝折墮的信仰

聖誕節,理論上,是為了記念神子耶穌「道成肉身」,捨棄原來在天上的富足,「墜地即貧窮」,在常人眼中這本該是一樁折墮的事,換著是其他宗教,可能已教導善信們在當日守齋自潔之類,但基督信徒卻認為那是「關乎萬民的大喜的信息」,為之大事慶祝,「Rejoice! Rejoice!」的唱著,更讓世人有藉口在這日子狂歡大吃一番!

基督宗教的聖餐禮儀,曾令人誤會這是一個吃人喝血的宗教;而今天,在你大啖大啖吃著聖誕大餐之時,會否也有種幸災樂禍之感?!

「基督信仰是顛覆性的。」說的容易,但當你真切去用心靈感受並活出來,那又會是另一回事。

為光作見證

幻想一下,當施洗約翰下在監裡,有家中長輩到監裡探望他…

「兒啊,你為何這麼激進呢?希律那廝的私生活跟你的使命有何干係呢?你何不忍一時之氣呢?難道你忘了你父親在你受割時所說那個關於你的預言嗎?你來是要為主預備道路,作至高者的先知,行在祂面前啊!你不是要叫人知道主的救恩嗎?你是否肯定那個常和稅吏出入還一起吃吃喝喝的拿撒勒人耶穌,就是那要來的基督?萬一搞錯了,你現在又身陷牢獄,那如何是好?就算沒搞錯,以那個耶穌現在的勢頭,如何動得了羅馬人的毫髮呢?你不應在外邊繼續為基督預備合用的百姓,做好修直道路的工夫嗎?你在這裡又如何見證以色列國的復興呢?你這麼衝動,怎對得起主呢?你這樣當面斥責希律這隻狐狸,對於天國的大業有何益處?如今你還可以怎樣去完成祂給你的託付呢?約翰,你太令主失望了…」

但為施洗約翰至死的見證,我們當感謝主,我深信他的一生,也在為光作見證,使我們藉著他而信。

《十架凌越時代山嶺》(Above The Hills of Time)

Image

破曉

香港刻下的政局,令人不禁仰天長嘆,問上帝公義何在?再問,我們的禱告,主祢可聽得見?

常言道,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歷史的主宰;又說,祂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聖經中的禱告,多有詳述上帝如何在歷史中介入、改變局勢,以之為時人祈求時信心的憑據。

另一方面,亦有人作這樣的描述:禱告是用信心的眼睛去看將成就的事。

然而,海牛在想:那信心的眼睛到底屬誰?是身處現今困局中的我們?抑或那是屬於千千萬萬歷世先聖先賢的信心之瞳?

就著近日香港面對的困局,海牛若有所悟:我們既然相信上帝是超越時空的上帝,那麼,所謂我信聖徒相通,就不應止於相信刻下此時空橫切面的相通,而是應該相信,我們的先聖先賢們,在他們所身處的時空裡,已用他們信心的眼睛,就是他們的祈禱,早於我們看見上帝要在我們現在身處的困局中成就何等的奇事!

讓我們追想百多年前,多少華人基督徒,為革命、為反專制、為中國民主建設,付上了多少的禱告工夫!難道上帝沒聽見過嗎?我深信,這些先賢們的祈禱,像殿宇悠揚的鐘聲,至今仍在天際迴旋著,和著我們此時此刻的心曲,如今都陳明在那位公義慈悲的全能者面前。

《Above The Hills of Time》首句所講的,正是基督寶架在時代山嶺上的跨越性,願我們快快得見那東升朝陽的美豔!

《十架凌越時代山嶺》

詞:Thomas Tiplady
曲:Traditional Irish Melody
粵譯:海牛

參:http://cyberhymnal.org/mid/l/o/n/londonderry.mid

十架凌越時代山嶺上閃耀
如像破曉東升朝陽美豔
大愛真光源自主寶架灑下
滌潔寸心惡罪污穢驅去
至寶十架今普世轉目瞻仰
悠悠歷世千秋久遠亦然
原來人心多殷盼基督光照
如沉船怒海中等天亮至
Above the hills of time the cross is gleaming,
Fair as the sun when night has turned to day;
And from it love’s pure light is richly streaming,
To cleanse the heart and banish sin away.
To this dear cross the eyes of men are turning,
Today as in the ages lost to sight;
And so for Thee, O Christ, men’s hearts are yearning,
As shipwrecked seamen yearn for morning light.

妙愛顯彰流露基督寶架上
如像曙光甦醒我們的心
饒恕我眾隨罪心偷生苟活
藉主再生應許今已得到
悠揚殿宇鐘聲天際在奏鳴
和著我心曲跟主愛響應
求常存不息的愛熱愛我神
直到我眾相擁於主懷裡
The cross, O Christ, Thy wondrous love revealing,
Awakes our hearts as with the light of morn,
And pardon o’er our sinful spirits stealing,
Tells us that we, in Thee, have been reborn.
Like echoes to sweet temple bells replying
Our hearts, O Lord, make answer to Thy love;
And we will love Thee with a love undying,
Till we are gathered to Thy home above.

日落玫瑰後之黎明洋紫荊

是夜 黑夜 深夜
夜深 夜空
黑的深邃 黑的發紅
漫天通紅 赤紅
紅比赤練 
黑似地獄

在天邊有星 在天之北
聚湊西的北
有五顆 一大四小
眺那星 小那星
小一個 小兩個 小三四個
個個都小 個個都大不過
大那星

玫瑰園中有洋紫荊
玫瑰卻早在日落後回去了西洋
洋紫荊也去了洋
變了樣 變得像那星
在赤紅夜幕下小那星
問誰 問有誰
分得清 小那星 或紫荊

又眺那星 大小那五星
給拖住了 被不掉的大尾 一條
大紅龍 就是古蛇
那赤練口噴毒霧
噬住了香花
紅色的血在流
不見紫

在赤紅夜深裡 眺那星 雨下
問誰 是那誰
漆黑中 長路上 暗角處
撐起傘
擋住毒霧
守護花園 與家園

是夜 黑夜 深夜
夜深 夜盡
便會是黎明

彼得的見證

彼得在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載那第一篇的講道,今日看來,滿有抗爭的況味。猶太宗教領袖依照當時的律法和法律程序,把耶穌定罪釘死,彼得卻公開宣告耶穌是給不法之人所殺,這是對當權者和其支持者明明的指控和譴責。

今天香港教會,在這彎曲、是非顛倒、以法治之名行使制度暴力的世代,如何做耶穌的見證?

佔中之感

只講道德的道德佬,又怎會受道德感召呢?這等人,口講道德,卻沒甚良知,甚至甚是涼薄,難以被感動。

過去數十年,香港的福音派教會,並其所辦的學校,正量產著這等人。

感召不了。

感 不 「感謝主」?

落在誰的手裏更可怕?

有關報應和上帝的刑罰;

究竟是大衛明白上帝:我很為難。我們寧願落在耶和華的手裏,因為他有豐盛的憐憫;我不願落在人的手裏。(撒下24:14)

還是希伯來書的作者說得準:落在永生上帝的手裏真是可怕呀!(來10:31)

當你叫我不要take action,等上帝出手,那究竟你是出於善意,還是想我的對頭死得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