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之平行時空

有朋友會奇怪海牛這期為何那麼的「那些年」,是否中了九把刀毒?說真的,這九把刀都算是幾毒,讀著他的作品,我有許多的共鳴,許多的感觸;但不止於此。剖析九把刀,叫我對人生對信仰,有不少的領會。

我真誠希望:「也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我們是在一起的。」
「……真羡慕他們呢。」她同意。

這是小說版《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柯景騰(九把刀)跟沈佳儀的一段電話對話,也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段落,因為它成就了今天我們在戲院裡看到的這套同名電影,一套沒賣大牌明星沒賣特技沒賣3D光靠故事本身就吸引了老老嫩嫩不少人乖乖買票入場且賣個年度華語片最高票房紀錄的五千五百多萬的青春片。這套電影就是九把刀塑造的平行時空,他把他對沈佳儀的思慕,盡傾瀉在那光與影之中,投射在陳妍希這沈佳宜的身上。

九把刀為他執導的這套處女長片的主題曲親自填的詞,說中了許多人的心聲:


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時光
回到教室座位前後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
那些年錯過的愛情
好想擁抱妳 擁抱錯過的勇氣

其實不限於愛情,人生本來就是不斷地把時機錯過然後承受著其後果的大匯集。我們每當回首,都好想回到那些年的時光,無論是為錯過了的做補償,或是要把那留不住的留住。如果真有平行時空這回事,我們或許都會把我們的遺憾寄托其中,期望在那裡我們的際遇會是無悔的。

然而,沒有真的平行時空,真的沒有。我們也沒本事個個像九把刀那樣用小說或電影製造一個出來。

陳妍希還未成為沈佳宜的時候,拍過一齣名叫《初戀風暴》的電影,故事講述一對初戀情人分開多年後,有了各自的另一半和兒女;他們重遇並試著重拾舊愛,哪知女的女兒偕男的兒子因一起調查父母的外遇而認識,最後更成了戀人。反而已為人母人父的,自知舊情只能成追憶,面對現實,不致搞砸各自的大好家庭……或許這就是平行時空的一種變奏。就如現實中,不少做父母的,或多或少都會寄望子女為自己圓一些未圓的夢,把補遺的擔子自覺或不自覺地加諸兒女的肩頭上。這可以是對兒女們的祝福,也可以成為他們一生的詛咒。

信仰上,我們錯過的可能更多,不論是個人道德及靈命方面的過失,又或是肢體關係上的傷痕,我們都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完全人。如何彌補?沒有回頭的路嗎?有平行的時空嗎?感謝主,我們用信心的眼睛仰望到的,不是滿天星月所代表的平行時空,而是祂那滿有榮光的永恆時空,這永恆也並非永恆的遺憾,而是永恆的安慰和滿足。這信心的眼睛也叫我們要在目下為我們的屬靈兒女締造一個平行時空的變奏版,透過信仰的承傳,叫他們避免重蹈我輩的覆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