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猶大

那位叫鄺保羅的,不如改名叫鄺猶大吧,賣主的猶大。

慶幸我不屬聖公會,所以他不是我的主教。

他更不是我的弟兄,從來沒使徒稱呼賣主的猶大為弟兄。

於我而言,那些在七一佔中預演被捕的學生,在那當兒,就是我最小的一個弟兄,亦就是如同馬太福音廿五章綿羊山羊的比喻中主所說的祂自己的化身,我們在那刻未能替他們做什麼,已是對不起主;而那姓鄺的講話,不但沒半點憐恤或同理心,倒盡是冷嘲熱諷,甚至落井下石,這實與賣主何異?!

姓鄺的講話中,重覆說了三次我不信耶穌會如此如此,聽起來,就如三次說著他不信耶穌。

一個不信的主教,就算主耶穌今日活活的來到他眼前,他也會像該亞法和亞那那樣,把祂交給執政者,釘祂十字架。

或者,不叫鄺猶大,也可叫鄺該亞法。

「你們甚麼都不知道,也不想想,佔中的小群替市民死,免得整個香港滅亡,這對你們是有利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